薩拉熱窩圍城戰役,是現代戰爭史上最長(cháng)的圍城戰役,是波斯尼亞戰爭的一部分。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首都薩拉熱窩從1992年4月5日至1996年2月29日遭到南斯拉夫人民軍與塞族共和國陸軍圍困。薩拉熱窩圍城戰役時(shí)間超過(guò)斯大林格勒戰役三倍,比列寧格勒戰役還要長(cháng)一年之久。

名稱(chēng)

薩拉熱窩圍城戰役

地點(diǎn)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薩拉熱窩

結果

圍城命令因代頓和平協(xié)議而撤銷(xiāo)

傷亡情況

波黑死亡6,137人,克羅地亞赫塞哥波斯尼亞共和國 死亡2,241人,平民死亡5,434人

主要指揮官

阿利雅·伊澤特貝戈維奇;拉多萬(wàn)·卡拉季奇,拉特科·姆拉迪奇

時(shí)間

1992年4月5日—1996年2月29日

交戰各方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克羅地亞赫塞哥波斯尼亞共和國,北約;南斯拉夫(1992),塞族共和國(1992—1996)

各方兵力

波黑70,000人,克羅地亞赫塞哥波斯尼亞共和國13,000人

戰役簡(jiǎn)介

薩拉熱窩圍城戰役遺跡

1992年4月6日,歐盟的前身歐共體正式承認南斯拉夫聯(lián)邦的加盟共和國波黑獨立,而就在波黑獨立的這一天,堅持留在南聯(lián)盟的波黑塞爾維亞族(塞族)動(dòng)用坦克和火炮將主要由穆斯林族和克羅地亞族居住的薩拉熱窩包圍,不間斷地對其進(jìn)行轟炸,波黑戰爭由此爆發(fā)。[1]

此后,三族間的戰爭歷時(shí)長(cháng)達三年半之久。其中,塞族對穆斯林的“種族清洗”格外受外界關(guān)注,尤其是在波黑戰爭進(jìn)入尾聲的1995年7月,塞族軍隊攻占波黑東部塞族控制區的波什尼亞克族飛地斯雷布雷尼察,在兩周的時(shí)間里屠殺了大約8000名波什尼亞克族男子。這被認為是二戰結束以來(lái)歐洲發(fā)生的最嚴重的大屠殺。

1995年11月,在美國主持下,南聯(lián)盟、克羅地亞和波黑三方領(lǐng)導人簽署了代頓波黑和平協(xié)議,波黑戰爭結束,最終以雙方在波黑共和國的旗號下各自成形成穆克聯(lián)邦和塞爾維亞共和國兩個(gè)控制區而告終。波黑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在歐洲爆發(fā)的規模最大的一次局部戰爭,波黑430多萬(wàn)人口中有27.8萬(wàn)人死亡,200多萬(wàn)人淪為難民。

波黑戰爭開(kāi)始后,控制軍隊的波黑塞族由于得到由前南斯拉夫塞爾維亞和黑山兩共和國重組的南斯拉夫聯(lián)盟共和國的支持,裝備有坦克、大炮、飛機等重武器(穆、克兩族在戰爭初期基本無(wú)重武器),軍事上占明顯優(yōu)勢。毫無(wú)防備的穆斯林城鄉處處燃起戰火,整車(chē)的塞族軍人沖進(jìn)穆斯林村鎮燒殺搶奸,把男性的穆斯林全部捆綁上車(chē),運送到秘密地點(diǎn)進(jìn)行肉體消滅,被各界稱(chēng)為是一場(chǎng)規劃周密的種族大屠殺。

穆斯林被迫組織起來(lái)進(jìn)行抵抗,向全世界發(fā)出求救的呼吁。波黑戰爭中,在民族情緒的煽動(dòng)下,許多原本和睦相處的鄰居因民族、宗教之異反目為仇,互相殘殺。

大屠殺的血腥記憶

在大屠殺最慘烈的一天,1995年,有6萬(wàn)名穆斯林男女老幼,經(jīng)歷千辛萬(wàn)苦投奔到波托察里市郊的一個(gè)聯(lián)合國維和駐軍營(yíng)地--斯雷布雷尼察求救,他們被接納了。斯雷布雷尼察位于波黑東部,是穆斯林聚居的一塊“飛地”。斯雷布雷尼察作為聯(lián)合國的安全區,當時(shí)由來(lái)自荷蘭的聯(lián)合國維和部隊負責保護。當時(shí)該地由約600名聯(lián)合國維和人員(主要是荷蘭步兵)保護。塞族軍隊聞?dòng)嵹s來(lái),人數比聯(lián)合國的維和人員多幾倍,要求駐軍司令打開(kāi)大門(mén),許可他們進(jìn)入。當時(shí)的荷蘭維和駐軍讓步了,退讓在一旁,不聞不問(wèn)。塞族軍隊隨后占領(lǐng)該地。在這里尋求保護的穆族的6萬(wàn)人中有約1.5萬(wàn)名穆族武裝人員試圖連夜逃離該市,他們在崇山峻嶺奔逃時(shí)遭到塞族炮轟,其中一部分人被包圍后殺死。

狙擊作戰冷酷無(wú)情

薩拉熱窩是一個(gè)四面環(huán)山的城市,從四周的山上,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城內的幾乎全部。當城市遭到塞爾維亞族人的圍攻時(shí),一條繁華的街道橫亙在城外山上的狙擊手面前,因而被稱(chēng)為“狙擊手大街”。這條街道上的行人成為狙擊手們最好的靶子,只要看到有人走動(dòng)或發(fā)現人影,山上就會(huì )飛來(lái)子彈。因此,如今的薩拉熱窩很多大街上,包括民宅在內的沿街建筑物,至今都彈痕累累。

也許很多人都聽(tīng)過(guò)香港歌手鄭秀文唱的歌曲《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戀,從無(wú)要分宗教,從無(wú)懼槍炮,常寧愿一生至死都與你戀……”但未必人人知道歌曲背景源自波黑戰爭中因逃避戰火被射殺的薩拉熱窩一對異族戀人:阿德米拉和博什科·布爾基奇。雖然當年的戰火痕跡現已褪去,兩人勇于跨越民族鴻溝至死相戀的故事,仍存于幸存者心中。阿德米拉及布爾基奇自小青梅竹馬,前者是波什尼亞克族人,后者為塞族人,但這并沒(méi)有阻止他們相愛(ài),憧憬著(zhù)將來(lái)美滿(mǎn)的婚姻。兩人相戀9年,直到25歲時(shí)波黑爆發(fā)內戰,薩拉熱窩遭塞族軍隊圍困,他們被迫相約逃難。1993年5月18日,他們在槍林彈雨中通過(guò)弗爾巴尼亞橋時(shí)雙雙中槍身亡,死前一刻仍緊擁對方不愿放手,因此被形容為“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朱麗葉”。這樣一抱,便是8天,因為在此期間沒(méi)有人能夠安全地把他們的尸首搬走安葬。

紀念

為了逝者的紀念

波黑戰爭中的難民

2012年4月6日,在波黑戰爭爆發(fā)20周年的當天,在波黑首都薩拉熱窩市中心的鐵托元帥大街上,11541把紅色椅子組成一條800米長(cháng)的“紅色河流”,每把椅子代表一名戰爭期間遇難的薩拉熱窩市民--薩拉熱窩遭塞族部隊圍城40多個(gè)月,甚至民眾上街買(mǎi)東西都可能遭狙擊手擊殺……(影片《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的導演克爾瓦瓦茨也死于這場(chǎng)圍困中)。

在這場(chǎng)令人傷感的“薩拉熱窩紅線(xiàn)”活動(dòng)中,有六百多把椅子是小一號的,代表遇難的兒童。路過(guò)的行人在一些小椅子上放著(zhù)玩具熊、塑料玩具車(chē)等玩具或者糖果和白色玫瑰花,來(lái)表達他們的哀思?!笆聦?shí)上,'薩拉熱窩紅線(xiàn)'正是1992年到1995年間,在血腥殺戮中倒下的死難者鮮血匯成的一條'血河'?!彼_拉熱窩市長(cháng)阿利亞·比赫曼說(shuō)。

這條“血河”會(huì )不會(huì )成為阻礙民族和解的“界河”呢?同一天,波黑戰爭爆發(fā)20周年并未引起波黑塞族共和國內賽族人的同等紀念。就像雖然2012年3月1日是波黑獨立20周年的日子,但只有波什尼亞克族和克族紀念這個(gè)日子,塞族根本不承認其為國家節日。在波黑塞族共和國總統米洛拉德·多迪克看來(lái),4月6日的紀念日是將戰爭罪責強加到塞族人身上的又一個(gè)借口。

在那場(chǎng)戰爭中,波黑三族共動(dòng)用近2000門(mén)大炮、600輛坦克、600輛裝甲車(chē)以及一些戰斗機等。這場(chǎng)戰爭不但造成大量人員傷亡,而且全國85%以上的經(jīng)濟設施遭到破壞,直接經(jīng)濟損失450多億美元。尤其是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被認為是二戰結束以來(lái)歐洲發(fā)生的最嚴重的大屠殺。

波黑戰爭結束后,聯(lián)合國前南問(wèn)題國際刑事法庭(前南刑庭)對波黑塞族共和國前總統卡拉季奇和波黑塞族軍隊前總司令姆拉迪奇在波黑戰爭期間犯種族滅絕罪、戰爭罪和反人類(lèi)罪等罪行的指控和審判,也成為各國媒體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但卻無(wú)法彌補因此而造成的歷史傷痕。

在波黑戰后的治理與和平進(jìn)程中,只有塞族一方被要求承擔大屠殺責任??墒?,當時(shí)同樣也在戰場(chǎng)上下進(jìn)行殺戮的穆族、克族,由于被歐盟、聯(lián)合國認定他們是被鎮壓、被侵害的一方,結果無(wú)需承擔任何罪責,無(wú)需在本族中捉拿戰犯。綜合來(lái)看,波黑內戰被揭露的真相,仍然只是冰山一角。但以現在的波黑政治版圖來(lái)看,盡管這里目前進(jìn)入了和平狀態(tài),但其“歐洲火藥桶”的局勢并沒(méi)有多少實(shí)質(zhì)改觀(guān)。